从一篇文章谈起

我校,即中山大学,在2020年2月8日–应该开学而没有开学的日子–起,至今没有组织全校性的算学分的网课。几乎两个月过去了,我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。每天读读书、看看动画、搞搞逆向,尽力做好吃的饭,写优雅的代码,颇有几分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乐趣。

不过,我们必须承认,这种景象是暗流涌动、危机四伏的。有一位同学就看到了这种危机,奋笔疾书、笔力千钧地写出了一篇文章,痛斥我校教务部不作为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已经自己删除了这篇文章

0

我对这个文章所反映的问题的评价,正如截图上说的那样:

1

2

3

如果具体一点的话,我们引用一下中央巡视组对山东大学的反馈意见就好,出处见此处

学习贯彻中央决策部署在一些方面存在表面化、形式化、走过场问题;发展理念和办学方针存在一些偏差,偏于注重外延扩张,内涵提升不够;以学生为本、为学生服务意识不够到位

随便谈谈

那篇文章,用四个字概括,就是吊民伐罪。但,谈吊民,在大多数时候是没有意义的;谈伐罪,我觉得如果学生们可以决定中大的人事任免的话,恐怕很多干部要被免职,而现实中他们还都在悠游地履职,所以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吊民伐罪,最多是情绪的宣泄,而不能解决问题。

我认为,中大在两个月的表现,是部分失职的。

为什么说部分失职呢?

搞健康情况申报、湖北同学补助,虽然有点流于形式,但总地来看,中大在学生疫情防控上,是合格的。在健康申报这件事上,某些同学反而是不合格的。

我们也知道,用这两个月混乱的网课情况当答卷,是难以及格的。

不过,如果把这次事件比作一场游戏的话,游戏最多只进行到了中间的阶段,此时就妄下断语,也是不科学的。

我把所有情绪化的东西剔除掉,得到中大需要给这两个月的不作为擦屁股的内容如下:

  • 如何解决暑假已然耗尽的窘迫局面?
  • 如何和其他开设网课的高校接轨?包括但不限于保研考研、暑期夏令营之类的问题。
  • 现在的情况是,某些学院开设了网课,那么这些学院的网课是否算学分?
  • 如何在有些学院开设了网课,有些学院没有开设网课的情况下,编排出一个统一的校历?

我觉得,如果中大能够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,总体上来看教务人员还是尽职的。

不要忘了《三国演义》里庞统的故事:

张飞领了言语,与孙乾同至耒阳县。军民官吏,皆出郭迎接,独不见县令。飞问曰:“县令何在?”同僚覆曰:“庞县令自到任及今,将百馀日,县中之事,并不理问,每日饮酒,自旦及夜,只在醉乡。今日宿酒未醒,犹卧不起。”

张飞大怒,欲擒之。孙乾曰:“庞士元乃高明之人,未可轻忽。且到县问之。如果于理不当,治罪未晚。”飞乃入县,正厅上坐定,教县令来见。统衣冠不整,扶醉而出。飞怒曰:“吾兄以汝为人,令作县宰,汝焉敢尽废县事?”统笑曰:“将军以吾废了县中何事?”飞曰:“汝到任百馀日,终日在醉乡,安得不废政事?”统曰:“量百里小县,些许公事,何难决断?将军少坐,待我发落。”随即唤公吏,将百馀日所积公务,都取来剖断,吏皆纷然赍抱案卷,上厅诉词。被告人等,环跪阶下。统手中批判,口中发落,耳内听词,曲直分明,并无分毫差错,民皆叩首拜伏。不到半日,将百馀日之事,尽断毕了,投笔于地,而对张飞曰:“所废之事何在?曹操,孙权,吾视之若掌上观文,量此小县,何足介意!”

在发表意见之前,我要提醒一下,这件事在《三国志》里的版本,是这样的:

先主领荆州,统以从事守耒阳令,在县不治,免官。

庞统那样的凤凰,“在县不治”尚且要免官,如果某些人“在校不治”,那么应该做些什么呢?

新华社有篇社论,我引用一些在这里:

各级党委要在这场严峻斗争的实践中考察识别干部,激励引导广大党员、干部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、英勇奋斗、扎实工作,经受住考验。

考察识别干部,功夫要下在平时,并注意重大关头、关键时刻。

对表现突出的,要表扬表彰、大胆使用;对不敢担当、作风飘浮、落实不力的,甚至弄虚作假、失职渎职的,要严肃问责。

如果中大教务人员真的不能交出一份让教职工和学生都满意的答卷,最好的方法也不是在公众号里宣泄情绪,而是要反馈一下某些人在疫情期间,履职不力的事实:

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