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多年的再次登录

这些天想做的事太多,但都懒得做。我进入了一种类似于【贤者时间】的状态。加之上个月一直在北京,那个家的学习条件没有济南好,我就自然地划水了几天。在这几天里,我登录了小时候用的百度贴吧账号,看了看在2012年至2016年间的帖子,不由得感慨万千,记录于此。

整活、钓鱼、引战、暴论

不得不说,小时候的我的整活能力,或者说搞笑能力,是远胜于今天的我的。请看我在2014年在坚决反对戒色吧发的学好文件抓住纲(戒色内部文件):

戒色邪教教主和导师飞翔的胡诌著作《戒为良药》这个邪恶文件发表以来,全体邪教人员热烈欢呼,衷心拥护,普遍进行了学习和讨论。当前,各级邪教组织正在加强领导,更加广泛地误导群众,紧密地混淆本地区、本部门、本单位的实际,进一步把这个邪恶文件认真学习好,宣传好,贯彻执行好,在这个邪恶文件的指导下,把本地区、本部门、本单位戒色的邪教运动更加深入地开展起来。学好文件抓住纲,深入误导青少年,这是邪教完成2014年传教任务的关键。

当前,邪恶的戒色邪教和正义的反制力量的矛盾、戒色人员和正常人员的矛盾、禁欲主义和和谐主义的矛盾,集中表现为戒色邪教和正义力量的矛盾。深入误导青少年,这就是邪教当前的主题,就是邪教当前的纲。紧紧抓住这个纲,斗争的大方向就掌握牢了,各项工作就有统属了。“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这一点,各级邪教组织一定要在思想上非常明确。不光领导者要明确,还要使戒色人员都明确。

邪教教主飞翔,领导邪教奋战了半个多世纪,经历了十次重大的教内路线斗争。这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反复证明,什么时候,我们执行教主飞翔的传教路线,遵循教主飞翔的指示,革命就胜利;什么时候离开了教主飞翔的传教路线,违背了教主飞翔的指示,传教就失败,就受挫折。教主飞翔的旗帜,就是胜利的旗帜。教主飞翔在世的时候,我们团结战斗在教主飞翔的伟大旗帜下。现在,教主飞翔逝世了,我们更要高高举起和坚决捍卫教主飞翔的伟大旗帜。这是我们教众的邪恶职责,是我们继续团结战斗的政治基础,是我们进一步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。吧零厚教主领导我们,继承教主飞翔的遗志,进行了并在继续进行着误导青少年的活动,这是我们教的历史上又一次重大的路线斗争。经过这个斗争,捍卫了教主飞翔的伟大旗帜,保证我们的邪教沿着教主飞翔的革命路线继续前进,这是吧零厚教主的伟大历史功勋。在英明领袖吧零厚主席领导下,我们踏上了新的征途,正在做继往开来的伟大工作。我们肩上的责任很重。我们面前还有不少困难。我们有勇气、有信心,挑起重担,战胜一切困难。教主飞翔曾经号召我们:“团结起来,以大局为重,焕发精神,努力工作。”让我们高举教主飞翔的伟大旗帜,更加自觉地贯彻执行教主飞翔的传教路线,凡是教主飞翔作出的决策,我们都坚决维护,凡是教主飞翔的指示,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,最紧密地团结在以吧零厚教主为首的教中央周围,紧跟以吧零厚为首的教中央的战略部署,一切行动听以吧零厚教主为首的教中央指挥,同心同德,步调一致,牢牢抓住误导青少年这个纲,去夺取控制人民的新的邪恶胜利。

如果放在今天,我恐怕是想不到也愿意去把历史上的中央文件改成一篇戏谑文章的。在2014年,我甚至不知道网上盛行的【孔乙己修改文】的【孔乙己】是哪篇文章,自己想到了这种结构。如此看来,我还算是有点创造力的。

在钓鱼方面,我也算是有所建树。2015年我在理论物理吧发的谈谈大气压是这样说的:

维维安尼做的托里拆利实验证明大气压为1.013*10^5Pa,所以1cm^2的指甲盖受到的压力约为10N,但我们在挥动手指时没感受到这么大的力,这是为什么

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显然的,因为所谓【所以1cm^2的指甲盖受到的压力约为10N】根本就是在胡扯,如果你把指甲盖想象成一个平面的话,那么所谓的【受到的压力约为10N】,实际上指的是【上表面和下表面受到的力是10N】,这两个力是平衡的。

但我发这个帖子,并不是为了求教,而是为了钓鱼。因为我曾经真的搞不懂过这个问题,我想看看有没有一知半解的人被我忽悠进去。结果还真钓上来一个:

1

当然了,这人说的似乎也有一定正确性,但是显然和这个问题是不相干的。

在【引战】方面,这个帖子比较有代表性:

-1

这种【第一】【第二】的无聊比较,竟然能引出40多楼的争论。

至于【暴论】,请看这个帖子

0

现在看来,这可真实贻笑大方了。

关于【羽黑吧】

上面的这个只是小打小闹,真正的重头戏在历史类贴吧里。从小到大,我都很喜欢研究历史。不过小时候的我读书不多,思考很浅,表达的欲望却极为强烈。自然地,产生了大量的【中二言论】。

一切的一切都要从2012年关羽吧的这个贴子说起:

凭神马封我?我说的是不对,封我一两天也太—-

这帖子的缘由应该是我在【关羽吧】发了一个【羽黑】的帖子。所谓的【羽黑】,是一个【抹黑关羽】的【谓语后置】形式。关羽,自然是历史上那位【美髯公】了。抹黑,就是字面意思的抹黑。【羽黑】有两种解释,一是【抹黑关羽的行为】,二是【抹黑关羽的人】。

【抹黑关羽】似乎不是一个正面的词汇,当时的我却把它作为了一种类似于【人生追求】的存在。我在《三国志》里看到的关羽,和在《三国演义》里看到的关羽形象相去甚远。《三国演义》里常常移花接木,把本属于其他人的功劳嫁接到关羽头上。举两个例子:

  • 所谓的【诛文丑】,实际上是文丑不知道被谁所杀。维基百科对此有详细论述

  • 所谓的【斩华雄】,实际上是华雄被孙坚斩杀。《三国志》有明确记载:

    坚移屯梁东,大为卓军所攻,坚与数十骑溃围而出。坚常著赤罽帻,乃脱帻令亲近将祖茂著之。卓骑争逐茂,故坚从间道得免。茂困迫,下马,以帻冠冢间烧柱,因伏草中。卓骑望见,围绕数重,定近觉是柱,乃去。坚复相收兵,合战於阳人,大破卓军,枭其都督华雄等

中二的人喜欢把自己知道的但一般人不了解的知识当成是【我辈岂是蓬蒿人】的证明,因此,他们特别珍惜这些知识和这些知识所带来的影响。

在那个小学升初中的暑假,我自以为是地认为世间称赞关羽的人都是【被欺骗的人】,我要【告诉他们真相】。所以,我在关羽吧,这个【受害者的集中营】里,发出了【羽黑】的帖子。

可是,这些【受害者】们,不但不领情,还把我的帖子删了。这对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冲击。由此开始,我就开始原教旨主义地展开了我所以为的【羽黑活动】。现在想来,我真的很讨厌关羽吗?恐怕不是。我所发的【羽黑】帖子,即使在今天看来,也只是基于《三国志》祛除演义里的【不真实成分】而已。我真正讨厌的,只是那些不认真听我在说什么的【羽迷】而已。

当然,那些人既没有义务、也没有必要听我的话。他们有不少人不仅对《三国志》有精深研究,而且也研究过各种野史,他们所喜欢的【关羽】,就是史书上的那个【关羽】。他们所讨厌的,是我的【羽黑】身份和我对关羽的不屑口吻。

小学生没有什么能力和别人对线,也不知道怎么举报出口成脏的帖子。一个月后开学,我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。

真正让这件事出现转机的,是我无意之间知道了有一个叫【羽黑吧】的地方。

当时这个【羽黑吧】已经被关羽吧的人【攻占】(即关羽吧的人当吧主,把真正的【羽黑】都列入黑名单)了。在它的首页,有这篇帖子。我第一次有了一种【找到组织】的归属感。但却又叹恨于【组织的家】已经被【攻占】了这一事实。

岁月流转,来到了2014年。不知道怎么想的,我又想起来了【羽黑吧】这回事。这时我的战斗力显然比小学时强得多了。我准备认认真真地恶心关羽吧的人。于是,我创建了【新羽黑吧】,并在关羽吧发帖跳脸。遗憾的是,这个吧自创建到被攻占,用户数都没有超过20个.

除此之外,我还用刚刚在微机课上学的PS做了一张图,作为吧头像:

2

2014年的暑假,我趁【羽黑吧】吧主长期不上线的机会,通过三次举报,成功地拿下了羽黑吧的吧主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了吧主之位。当然了,我以为关羽吧的人的【大意、麻痹】了,其实他们从来就没有把羽黑吧放在眼里过。

这个时候可能有人就要问了,那为什么现在无论是【羽黑吧】,还是【新羽黑吧】,似乎都被【攻占】了呢?

如果我在高中毕业之前被问到这个问题,我的回答会是:“上初三了,没时间管理贴吧,被举报了”。

但今天我意识到了,关键的问题不在这里,而在于,我也有点【麻痹、大意】了。为什么呢?一个演员只有在观众注视着他时才有表演的欲望

在我夺取吧主之位以后,关羽吧的同志们反响平平,这些观众不再看我的演出了,我自然也没有继续表演的动力了。

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我竟然因此阴差阳错地有了一次被网暴的经历。

第一次被网络暴力

关羽吧有一些嘴很臭的人,这些人倒还不算是网络暴力。真正算是【网络暴力】的事情,与yyut的经历有点像。那就是所谓的【特定】。【特定】是什么意思呢?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网上的匿名身份,搜索到你的真实身份。也就是说,这个函数:

\[f:匿名身份 \rightarrow 实名身份\]

被【实现】了。

首先,我的百度贴吧账号没有【隐藏我关注的吧】,这直接导致我的初中母校–山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–被暴露了:

3

这个不知道从什么途径搞到了我的真名,他发了这个贴子

4

这个人,首先夺取了我担任吧主的所有吧的控制权(这件事发生在14年,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有毅力,找我找了两年)。然后,他用极其不堪入目的语言来侮辱我:

5

这个帖子不仅侮辱我,还侮辱了我的一个初中同学。不小心让她也遭了无妄之灾,是我唯一觉得我做错了的地方。我们再看看这个人侮辱我的例子:

6

7

8

9

如果你觉得这个人的恶劣语言就止步于此了,那你就太天真了。我们来看看他赞同的一条发言:

虽然我不想放上来污染我的博客,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让读者看看这伙人的真实言论,以及被我删除和举报过的、已经不留存的对我的攻击究竟恶劣到了什么程度:

10

唉,20岁的我已经不再对这些东西感到气愤了。我感到是一种悲哀,一种【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厚壁障】的悲哀。

对小孩子多一点包容

我曾经中二过,所以我会对中二的小孩子多一点包容;我曾经卖弄过我一知半解的知识,所以我会对卖弄一知半解的知识的小孩子多一点包容。就像这个孩子:

11

我觉得,做这种图片的人,品味和修养真的很差:

12

一个拥有知识、拥有技术的【上位者】,应该有一颗善良的心灵。即使他不分享自己的知识,也绝不应该用自己的知识嘲讽没有知识、没有技术的【下位者】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我最看不惯的人之一,就是【笑话穷人的人】。像做上图一样的行为,和笑话穷人有什么区别?自己多了一点知识,就有那么了不起吗?

我相信,如果这个小孩子受到的不是这种嘲讽,而是温柔的指正,那么他会真的走上学习编程的道路。在他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时候,他会远远超过我。现在他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嘲讽,我甚至怀疑他是否会对java语言有心理阴影了。

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程序员应该是乐于帮助别人的人,不应该是拿着小学生的错误自我高潮的人。